飘逸茗香

书籍、影视、歌曲等观(听)后感投放处……【目前已萌的CP有福华,靖苏,楼诚,狐兔(持续更新中……)只需要有爱,可逆不可拆!】

滚蛋吧,水痘君

唉,我这个暑假貌似和医院有不解之缘。

刚在威海陪完住院的姥爷,回到北京宿舍的床还没捂热呢,就又要进医院了,只不过这会儿病号是我自个儿。


要说我这病,不轻不重。17号那天刚回来,头重脚轻,我以为是坐车累的,鼻子上出了个痘,还以为又青春了…结果18 19两天,还是脚上轻飘飘的,发点低烧,舌头溃疡,嗓子干疼,脸变得越来越离谱,我照镜子都嫌弃自己,甚至身上也渐渐的涌现出一个个小泡,惊得我在忙东忙西的同时赶紧百度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各词条众说纷纭,过敏?感染?还是什么可怕疾病的并发症?怀着忐忑的心,在室友的陪伴下,我来到校医院准备一探究竟。医生这一看,好嘛,说是水痘,得隔离,住院吧您呐…

一听是水痘,我顿时有种“苍天饶过谁”之感,这种小孩病小时候没得过,现在才找上门来真是,是祸躲不过。可我这也不痒不痛的,不像水痘啊。医生回:每个人的反应不一样。真是好有道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那就住院吧…上得楼来,发现一共四个床位,就一个有正常的褥子,省得我选择困难了…卫生间的水龙头展现出一种年久失修之感,整个走廊空空荡荡,还真是“避世静养”的好去处啊…简言之,我现在是校医院唯一一个住院的病号…唉,都是大四的老生了,没想到还能有机会拥有一次全新的体验…想想也是搞笑…也不知道是这些搞笑的事使我成为了一个搞笑的人,还是我这个搞笑的人引来了这些搞笑的事。

不管怎样,我这个非典型水痘患者是必须在这非典型医院来一次非典型住院了。在室友的帮助下,把铺盖身家移动到校医院,从此就进入了半禁足状态…


说这是非典型住院,我绝对有充足的理由:话说这几天只有第一天有个医生来看过我,其他时候就完全是不闻不问模式,我怀疑就算我偷偷溜走不在这儿住了也不会有人发现…不过这样也挺好,室友可以来看我,给我送饭,陪我聊天。想来那些被完全隔离的重大传染病人,他们的日子该有多难熬,比起他们,自己算是幸福的了。人道是患难见真情,住院这段时间,室友们真诚的关怀真的让我非常感动,因为有过相似经历更知道给她们造成了麻烦,可是我除了不停地说谢谢无以为报。她们是我每天期盼着的温暖,是我无聊时光的一抹亮色,是我值得用一生去珍惜的人。


可是毕竟是住院嘛,还是会有大把的孤独时间等着我去消磨。英文有个词语我觉得挺有意思,叫“kill time”,人真是矛盾啊,明明“time”代表了人生命的长度,可是当出现了无法填补的空闲时,却恨不得把它直接“kill ”掉了事。看来人确实是群居动物,宁愿接受生命的短暂也不愿忍受没顶的孤独。幸而我还有兴趣爱好,让我可以与时间相安无事。有时我都在想,会不会我退休之后也是这种样子,每天捧本书,看累了唱唱小曲,懒了抓起手机刷刷微博,偶尔挚友两三来访,聊至尽兴方归。日子恬淡无波地过去,也是别样精彩吧…


白天其实不是问题,最难熬的是晚上。整层楼只有我一个人,去卫生间洗漱都要做好心理建设。我自认不是胆小的人,不过孑然一身的时候人的神经末梢似乎会无限敏感,想象力也会提升,这就有点不妙了…我只好外放着音乐,使劲沉浸在书中的情节中。《孤独小说家》《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就是这样读完的。不知是不是所处环境的原因,我读时流的泪水常常止都止不住。

夜晚,难道就是为了补偿白天欠下的眼泪么?是否所有感人的作品都要涉及生离死别?爱人逝去的天人两隔,双亲衰老的子欲养而亲不待,这些似乎比简单的情欲纠缠分分合合更打动人,也难怪我随后读《摆渡人》没有震撼的感觉了…《孤独小说家》让我离一个作家的心灵更进了一步,那种真实的内心纠结的描写反而让我更加坚定了自己一定要写些东西的想法。至于张嘉佳嘛,他创作的作品真的很适合睡前读。如果你也有什么解不开的心结让你在夜晚难以入睡,就把自己交给这本书吧。几乎每个故事都会让你笑着笑着忽然泪流满面。有人抨击他的作品过于文艺,有无病呻吟之嫌;我却觉得这就是所有白天受伤的人在夜晚互相舔舐伤口的地方,世间伤心之人千千万,若都能在书中找到慰藉,这本书就有存在的价值。更何况有些句子真是重重地压在心口上让人一时喘不过气来,我都把它们一一摘抄下来,说不清为了什么,可能只是想看到我的笔下也流淌出这样柔软的句子吧。话说我每次生病都要摘抄些什么,倒真是个好传统呢…





对了,也许是因为突然发现这儿住了个人,蚊子大军前仆后继地往我屋里飞…于是我晚上又多了一个睡前项目——打蚊子…要是晚上你能来,就会看到一个穿着睡衣在四个床位上窜下跳手里拿着衣架驱赶着天花板上正小憩的蚊子。每当打死一只的时候,就会涌起一股“与蚊子斗,其乐无穷”的成就感…细论起来,说不清是无聊还是无奈,打蚊子都成了一种乐趣。不禁联想到《浮生六记》中,沈复记述的幼时“留蚊于帐中”,作“青云白鹤”观的情节,童趣盎然。当时学来只觉有趣,如今方知童心之可贵。现在打蚊子时才显露出几分当年顽童样子,唯有叹一声时光飞逝了…

还有哦,就像是担心我晚上难以入睡似的,住院这几天还常常后半夜下雷雨…貌似我一个人睡觉睡眠都变浅了,往往一个惊雷就能把我弄醒,一看手机已经快凌晨两点了,不一会儿一道白光把屋子照得亮如白昼,登时睡意全无。听着外面的雨声哗哗,雷声由远及近,整个人窝在被窝里,庆幸自己不怕打雷,若是那种偶像剧里的小女生,还不被吓死。睡不着就随便想些什么,数雷声和闪电之间隔着几秒,还能计算打雷的那片云离自己有多近…突然觉得这就是学习的意义啊!让你在睡不着的时候有事可干!当然这是理科生的联想,文科生当然可以想想话剧《雷雨》什么的压压惊…


啥?你问我为啥写的这么长?因为我无聊啊…(并不…)其实是因为觉得不写点儿什么对不起我这段经历。住院这段时间,我发现只要自己勤快,就算不频换衣服也可以把自己拾掇得很干净,以及洗澡真是世界一级享受,怎么我以前没发现呢?不用担心,我已经解禁了,经过了整整一周,从20号到27号,我终于出院了!!!喜大普奔!水痘君拜拜!出院的那一整天,我都蹦蹦跳跳的,脸上的笑容压都压不住。室友们都说我生理上是康复了,可能精神上又出问题了,还是再回去住着吧。才不要!我现在就是如获新生!就是觉得天特别蓝!云特别白!阳光特别灿烂!怎么样!不服来打我呀!


哈哈,我今天也是没有吃药呢…
 


评论